总是糊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总是糊涂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玫瑰?不认识,没人给过我东西。”雯雯不解道。

    卢子衿接过对方的内衣,直接摸索了起来,手指感受到了柔软的内部的一点点的凸起,直接扯开了内衣。

    此时和华夏军部早就沟通过的缅国政府的军队也过来了,一共就五六个人,连服装都不统一,拿枪的方式也是千奇百怪,可见缅国的政府对这种犯罪团伙的无能为力。

    雯雯摇摇头,更咽道:“她的葬礼,请通知我,我想去祭拜她。”

    “嗯,我先去。”

    卢子衿拿出手机,给对方看了“玫瑰”的照片,雯雯恍然大悟:“你说是小玫啊,我知道,她逃出来了吗?我一直在找她呢。”

    “叔!叔!”

    头痛欲裂,这是张不苦的第一感觉。

    说完便直接横抱起张不苦,往院外走去。

    “不苦!”

    为首的男人开口说话了,刚才的医疗兵顺便做了翻译。

    宋仁赶紧扶起了他,拿枕头靠垫在张不苦背后。

    “她…牺牲了。”

    雯雯的眼眶又一次留下眼泪:“小玫很照顾我,不让我被其他男的欺负,我…”

    司机出示证件过了边境后,已经有大量的军队和两辆救护车等在边防口,卢子衿直接跳下了车,与为首的军装男人说道:“我们有战友中枪需要手术,你们赶紧先送他去做手术。”

    女警花已经从自己的登山包里拿出备用的衣服给“玫瑰”穿上,同样抱起轻盈的身体,跟着走了出去。

    邢盛楠拿出卫星电话,直接拨通电话开始联系安排起来。

    医疗员大姐按着张不苦的右肩处,说道:“失血已经很多了,要尽快。”

    看着对方劫后余生地哭泣着,卢子衿开口道:“有没有一个叫玫瑰的人给过你什么东西?”

    卢子衿在大巴内问了一圈,找到了雯雯。

    卢子衿点点头直接走了。

    同样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卢子衿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眼眶还是红了,轻轻拍了拍女警花的肩膀,然后去查看张不苦的状况。

    卢子衿也不在意手上的鲜血,直接站了起来说道:“先回边境。”

    张不苦像是做了无数个梦,他梦到了陆璃带着可儿嫁给了别的男人,他哭了好久。梦到了小妮子消失了,他发疯了,翻遍了宁城和通城找却没有找到。还梦到女警花在一次抓捕行动中牺牲了,他在墓前喝了三天的酒。又梦到宋仁和他一起去执行任务,死在了他的面前,他抱着宋仁的身体发了疯似的跑,跑到自己晕倒…

    “谢谢华夏战士的贡献,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她给我补过内衣,说她第一次给人补内衣,让我一定要珍惜,所以我就一直带着。”

    陆璃,小妮子和杨烨站着,宋仁和一一也在,竟然还有陈青青,女警花在笑,卢子衿还是这么冷漠脸,嘴角却轻轻上扬,小艾坐在门口的

    医疗员没有急救设备,检查了下张不苦还有气息在,做了个简单的包扎,对着蹲着帮忙的卢子衿说道:“卢长官,您的同事枪伤位置不算致命,只是要手术取出子弹。”

    几人上了边防临时调过来的面包车,卢子衿将张不苦放下,对着邢盛楠说道:“过了边境,立马联系手术。”

    是一间好大的病房,睁开眼,围着的人好多,张不苦努力分辨着。

    椅子上,黄卫国这个黑脸怎么也在。

    雯雯努力地回想着,忽然直接不避讳地将双手伸进自己的衣服,不一会扯出了她的内衣。

    语气里有掩盖不住的哀伤。

    安排好事宜后的卢子衿到了车内,女警花说道:“你先找雯雯拿资料,我要先带玫瑰回宁城,回头我们宁城见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卢子衿听着也不置可否,点点头就算是友好交流,为首的男人见意思到了,也带着人上了他们的破旧吉普车走了。

    手指在钢丝圈处拿出也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说道:“就是这个了,我替她感谢你。”

    好像听到了熟悉的人的呼唤,张不苦终于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军装男人敬礼后也不含糊:“一队开路护送救护车,二队三队接收大巴车同胞。”

    张不苦想要起身,右肩的撕裂感让他冷汗直冒。

    卢子衿伸出被鲜血染后的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她为了消灭这帮团伙做的卧底,所以如果你想让她的牺牲有价值,请你一定要回想起来她跟你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做过什么特别的事。”

    “我昏迷多久了?”

    “叔!

    此时的她努力平复心情,有条不紊地报告情况,联系医院和安排着一百多号人的临时住所,毕竟好要对他们核查身份,做笔录。

    卢子衿带着大巴车上的医疗队赶来,说是医疗队,其实就一名拎着医药箱的中年女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