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与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夏与七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是谁啊!我的天!”童颜皱着眉打量着满脸焦黑的灵梦,手指轻轻搭在她的手腕上,随即松了口气,冲着雨诗招了招手“妹妹,过来搭把手!”转头看了看还在门口呕吐的二人“你俩滚远点吐,一会别人还怎么进来!”

    “应该……”灵梦话未说完,数道火焰自地下喷涌而出,萤霜一个飞身直接抱住萤枫,影绣的护盾在千钧一发之际包裹住了二人!

    “霜儿我刚才怎么了?!”

    萤霜叹了口气眉头微皱的站起身,一脸嫌弃的拍了拍萤枫的肩膀“你面对童颜抓住我时,有面对我被鬼抓住时一半勇武。www.qingyoushu.com那都算烧了高香了!”说完把影绣靠在了墙上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揉着耳朵“灵梦在里面呢,我以为你会先关心你师弟的耳朵!”

    萤霜强忍笑意,一本正经的看着童颜“我还了解你,你不就是怕你给人家治好了,人家温柔贤惠,长得也不亚于你,到时候我萤烛师兄变了心嘛!算了,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说完挣脱了童颜迈步就往里屋走!

    “那也什么?”童颜自里屋走了出来。

    “你在犹豫什么啊!”灵梦紧张的看着萤霜“他们跟孤语幽婕那些人不一样,出手必杀的!”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满头大汗的萤枫赶着一辆马车一路疾驰了回来“快!霜儿,把她抬上车!”

    “小心点,他们会融入人的影子,吞噬人的灵魂!”灵梦说着双眼通红的看了看倒在不远处的几个穿着紫御山道袍的弟子!

    萤枫木讷的点了点头拍了拍童颜的肩膀“你先把霜儿放开,那是紫御山大师姐灵梦,怎么了,有什么问……”话说一半看着萤霜眼神逐渐变得绝望,突然明白了怎么回事,随即轻咳一声“我看看这马好像累坏了,就说是捡的累坏了可就没了!”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顺着街口没了踪影!

    萤霜突然想起来灵梦送给萤烛吊坠的事,而且童颜是见过灵梦的,随即眼睛一转企图搪塞过去“雨诗嘛!”

    萤霜二人对视一眼,拿起手中武器走了出来“天星宗!萤霜!”

    童颜愣了一下,接着一把拉住萤霜双眼满是疑惑“你把她送走是肯定的,但是你得先说清楚我怎么不自信了!”

    “唉!有匹马好了!”萤霜叹了口气摘下影绣快步追了上去!

    “什么人?滚出来!”为首的黑袍人眉头一皱,目光凌厉的看向土庙,斗篷下那张半黑半白的脸看起来异常诡异渗人!

    两个时辰后,萤枫握着一袋干粮,小心翼翼的出现在了医馆门口“怎么样霜儿,你把她说服了吧!”

    萤霜眉头紧皱,不停的揉着耳朵,脸上闪过一丝阴险“咳,我要知道童颜姐这么不自信就不把她带回来,这是赖我了,高估了童颜姐的美貌与气质了!”说完揉着耳朵直奔里屋“我这就给她送别的地方去!”

    萤枫一脸震惊的看着萤霜“送哪去了?!”

    二人迅速起身,抬眼四处张望“那边!”萤枫眉头紧皱的指着镇子的正北方向很远的地方,一阵阵肉眼可见的黑红色浓雾直冲天际,阵阵强劲的气浪夹杂着极强的煞气正四散开来!

    “师兄!”萤霜眉头一皱,刚要上前直接被灵梦拉住“小心,他被控制了魂魄!”

    黄昏,遵仪镇

    童颜白了二人一眼“能救!怎么,相好的啊?这么紧张!”说完不等二人解释径直走了进去!

    萤霜飞速脱下道袍盖住灵梦,快步跑向萤枫,用力的晃了晃,萤枫咳嗽一声眉头紧皱的醒了过来!

    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的二人布置完最后一座符阵后正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商量着接下来去哪,忽然一股热浪直接将二人掀翻在地!

    萤霜疑惑的看向萤枫“等什么?”

    “啧”萤枫沉吟了一会“我估计,估计啊,她应该不会像童颜,或者依柳那样,起码不会像童颜那样!”

    “师兄!”萤霜眉头一皱,回头看了看灵梦,心一横暗道“灵梦姑娘对不住了!”说完从迅速从怀中掏出一张闪着淡淡微光的符篆!

    萤霜思考了一下“来不及说了!”说着一把拉起萤枫“先跟我把灵梦姑娘带回去!”

    萤霜抬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听说喝杯茶就没啥问题了!”

    二人喘了口气胡乱的擦了擦嘴,不好意思的冲着童颜笑了笑“能救吗?!”

    萤霜抬眼看了萤枫一眼“没有,我把灵梦送走了!”

    童颜直接死死的抱住了萤霜,接着一步跨到他身前“做梦!我的病人你想带走就带走,我今天还就非得给她救活了,我让你看看,姐姐名字里这个颜字不是白来的!”说着看向雨诗“来妹妹,今天就让这小子长长见识!”说完从柜台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径直的走向里屋!

    “行!”

    接着十几道漆黑的影子鬼魅般的冲向几人,灵梦咬牙冲着影子甩出一把符钉,一道影子躲闪不及直接化作了一股黑烟,一个披着斗篷的身影自雾中倒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其他影子瞬间接连后退!

    “霜儿!”萤枫眉头一皱,快步扶起萤霜,接着掏出两张符篆直接贴在剑身,还没等念动口诀整个人直接呆立在了原地,手中的短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萤枫站起身眉头一皱,转头看向萤霜“霜儿小心,这不是尸气!有点…有一点像雏影身上的气息!”

    “我哪样?!”童颜的声音突然从二人身后响起,二人转过头发现童颜正一脸不悦的盯着二人!

    “是灵梦!”萤霜听到冥王泣的时候就觉得应该是她,此时浓雾散去看着人群对面单手撑地的纤瘦身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男人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众人“看来今天还有意外收获!”说着周身煞气暴涨“阻我焚魂者,杀无…给那两个天星弟子一点教训!”

    萤枫笑着摇了摇头“倒不至于是雏影,它几斤几两咱们还是清楚的,估计它看见这种场面早跑了!”

    隔着护盾萤霜仍然能够感觉到那炙热的温度,连手中的影绣都有些微微发热!

    萤枫尴尬的挠了挠头,一脸歉意的看着萤霜“你…你…你耳朵没事吧!”

    “啊?!”萤霜双眼猛然瞪大“你是说…”

    灵梦就没这么幸运了,周身瞬间被烈火包围,萤霜回过身赶紧冲向灵梦不停拍打着她身上的火焰,待到熄灭灵梦已经被烧的衣不蔽体,满脸焦黑,直接昏了过去!

    一刻钟后,沈氏医馆

    萤枫话音刚落,雾中传来一声惨叫,接着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夹杂着震惊传了出来“退后!冥王泣!”接着浓雾飞速散去,数十个身披硕大黑色斗篷的高挑身影显露出来!

    “小心!”灵梦挣扎着站起身直接将二人撞飞出去!

    “孤语吗?”萤霜眉头一皱,除了萤隐,他现在最烦听见这两个字!

    萤枫痛苦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发现灵梦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萤霜冷哼一声“你在吓我?!”

    “少废话!”男人冷哼一声,双手掐诀周身瞬间燃起熊熊黑色火焰“猎魂噬影,阵起!”

    萤枫眉头紧皱“反正不是正道!”说着抽出腰间短剑“走!事不宜迟!”说完快步跑向镇子正北方!

    “疼疼!”萤霜龇牙咧嘴的拍着童颜的手,不停地给萤枫使着眼色!

    “师兄,你说咱俩能去哪啊!”萤霜握着手里童颜之前给的五个铜板一脸犯难!

    不等几人反击,脚下数道火焰升起直隔着护盾将几人击飞出去!

    童颜手上猛然用力“我问你刚才送回来的那个!”

    萤霜点了点头,抓起影绣就要冲上去,却被萤枫拦了下来“等等!”

    童颜白了他一眼,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我问你,里面那女的是谁?!”

    “你在这看着我去找个马车!”萤枫瞬间回过神,安顿好萤霜快步向附近的镇上跑去!

    萤霜眉头一皱,提到控制影子他想起了一个人!随即点了点头握着影绣与萤枫背靠而立把灵梦夹在二人中间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焚魂一脉作为篡命师之首想不到竟如此畏首畏尾,禅啸就是如此统领篡命师的吗?!”

    话一出口,灵梦转头看向二人,痛苦的神情下多了一丝安心,披着斗篷的男人则是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天星弟子?我劝你们好自为之速速离开我等不予追究!”

    “焚魂?!”二人满眼震惊,与篡命师也不是头一次打交道,但这焚魂一脉如此阵仗还是头一次见!

    “至少包括他!”萤枫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先买点东西吃吧,然后咱们去附近村镇尽可能的布置一些符阵,得到时候再出个僵尸厉鬼什么的死更多人!”

    萤霜点了点头,看了看灵梦,握着影绣小心翼翼的走向其他倒在地上的尸体走到近前发现只是一些一触即碎的黑色斗篷,而紫御山那些弟子双眼圆睁早就没了气息,其中竟然有扶武!心中不禁暗自震惊焚魂一脉手段之残忍强悍,果然如灵梦所说出手只为索命!

    萤枫二人把灵梦抬进医馆后,快步跑了出来,拄着门框一阵狂吐,马也累的直接趴在了地上,嘴边挂着些许白色泡沫!

    萤枫瞬间会意,立刻满脸堆笑的拿起茶壶给萤霜倒了杯茶“你也不能全怪师兄,对吧,童颜那女人谁不怕,别说我了,就连师尊那也……”

    萤霜点了点头看了看萤枫,影绣瞬间划破手掌,萤枫瞬间会意自怀中掏出一沓符篆冲着影子径直打了过去!萤霜此时手中长枪飞速舞动,一朵血红色莲花凭空而现“影舞莲葬!”

    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满是震惊“夕雾?!”

    “你说灵梦不会也留在这吧!?”萤霜看着萤枫,眉头微皱的挠了挠头

    “走了?!”萤霜警惕的看着四周,手中依旧紧紧的握着符篆!

    二人一路狂奔了将近四十里,经历了中途几度差点窒息后终于是赶到了浓雾附近,不等二人站稳一股气浪直接将二人掀翻在地,滚出老远!

    莲花飞速旋转,几道影子夹杂着周围浓雾被飞速吸入莲花中心!就在萤霜觉得胜负已定的时候,其余的影子瞬间消失,接着雾中几道火焰喷出直接击碎了血红的莲花,萤霜瞬间感觉胸口一闷直接倒飞了出去!

    萤霜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下,他知道那个盒子里装着的是童颜的胭脂水粉!随即又想起萤枫不仗义的跑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的坐在门口闷头擦拭着影绣!

    萤枫拉着萤霜躲进了一座低矮的土庙“这么强的法术波动,我们贸然冲进去,伤了自己不说,如果有正道之士与其对峙恐怕会适得其反!”

    童颜低头看了看萤霜“我就说这人看着眼熟,感情现在你都把这狐狸精带这里来了,还让我给她治病?!做梦!”说着撒开萤霜气呼呼的坐到了一旁,身后的雨诗捂着嘴不停偷笑,在萤霜看来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刚才二人所在的位置瞬间燃起黑色火焰,披着斗篷的一行人也消失在了原地!四周再次被浓雾包裹,但雾中确不像其他邪法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反而亮如白昼,那雾看起来更像是一道结界!

    萤霜尴尬的轻咳一声“你…你国色天香,蕙质兰心!”

    轻施粉黛,淡掩额眉,一袭淡青色齐膝长裙遮不住那傲人的身姿,头上戴着金钗银簪,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魅人的香气,双眼灵动的站在二人

    “绝息咒?!”未等萤霜开口,雾中那个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的震惊“走!”话音落下周围的浓雾瞬间散去!

    “放肆!安敢直呼大人大名!”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雾中瞬间射出数道黑色烈焰,影绣瞬间轻吟一声一道红色护盾升起挡住了火焰!

    “小心!他们能够控制人的影子!”灵梦虚弱的看着二人,眼神里满是愧疚!

    “啊!”萤霜一脸震惊的看着萤枫刚要开口,萤枫竟然迅速捡起短剑,双臂裹着烈焰径直向自己冲了过来!

    二人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唉,等等吧,等灵梦脱离危险咱们再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我觉得焚魂一脉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那里!!”

    “啧”萤枫挠了挠头“先找个地方买几个馍吧,然后去周边转转”说完眉头紧皱的看着远处“如今连殇音府的人都来了,别的宗门肯定也到了,篡命师更不用提了!恐怕在这汤浅州会有一场恶战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星月沉

夏与七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