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与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夏与七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随后便和灵梦回到房间换了衣服,二人又到厨房忙活了起来!

    影大赶紧站起,带着其他人与禅啸拜别。在十七影走后,禅啸一脸怒气的捏碎了手中把玩的物件,快步走向大殿之外。

    童颜站在一旁看着哭泣的灵梦,皱了皱眉。“你已经两天没有好好进食了,要是这样下去,你的伤势什么时候才能痊愈?你不想为你的师兄弟报仇了?总是这样哭哭啼啼的,小狐狸精我告诉你,别想一直赖在我这,伤养好了赶紧滚回紫御山去,这样一蹶不振的,我很瞧不起你。”

    灵梦微微一笑。“多谢萤枫道长夸奖,在紫御山就我一个女弟子,我自幼就爱和伙房的大叔学习厨艺,扶文和扶武最爱吃我……”灵梦说到这,突然想起惨死师弟,顿时没了食欲,满面愁容的放下碗筷。

    随后灵梦便离开了座位,回到了外院。萤枫几人对视了一眼,童颜便和雨诗也放下了碗筷去看灵梦。

    童颜皱了皱眉。“我刚才说的话很过分吗?我没感觉出来啊!行了,赶紧出去吧,让她自己想!”说着便将雨诗推出了门。

    萤枫见气愤尴尬,赶紧开口道。“嗯!雨诗和灵梦的手艺真是不错,我没想到你们两个的手艺如此之好。”

    童颜回头看了看焦急的萤枫。“并没有什么大碍,沐聆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估计没两天就好了。只是这沐辰,内脏受了很重的损伤。头部也受到了重创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童颜看着眼前满身伤痕的萤枫二人。“你们打过了十七影?!怎么可能?!!”

的棍子扒拉着火堆。“师兄,你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我刚刚探你的鼻息以为你死掉了!”说着将头埋在了双腿间。

    沐聆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前几天,我和沐辰去往靖安村。远远就看见村子被一股黑气笼罩,进到村子里一片死寂。”

    萤枫瞬间清醒,赶紧到外院叫醒童颜。随后又和萤枫一起将二人抬到医馆后院。

    站在旁边的灵梦用手肘怼了怼雨诗,小声的说道。“好了!雨诗,萤霜道长也不是故意的,他是怕我二人有危险,况且你我二人的性命皆是萤霜和萤枫道长所救。莫要再说了!”

    这时,雨诗又站了出来,怒视着萤霜。“我看你就是个大色狼,什么吓住了!都是借口。我再赏你两巴掌,解解我心头之恨。”

    萤霜听了问道。“半人半妖?手长利爪,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萤枫听罢摇了摇头。“他们残害整个镇子的人,肯定是要霸占此处占为己有。虽不知道他们要此地来做什么,但必将是有一场大阴谋。只是……”

    依柳在空中漂浮着转了个圈。“我没事啦!你看,我的头发也长出来了!”

    萤霜慢慢抬起头,脸上赫然出现两个大巴掌印。“我刚到灵梦房中想看看依柳,敲了一会门之后发现没人。这时听到雨诗房中传来惊呼声,我以为房中闯入了坏人。便踹门而进,看到她们二人,便被吓的呆住了。对不起!”

    萤枫看着童颜将二人包扎起来。“童大夫,他们两个怎么样?”

    禅啸听到这个噩耗马上转过身来。“什么?!十七死了?!”

    随即转过头看着萤枫。“怎么了?你问问你的好师弟。今天灵梦姐姐的伤势好了大半,我二人正在房间沐浴,他倒好,一脚踹开房门。踹开房门也就算了,还一直盯着我们俩!”

    萤枫从腰间掏出之前装载般若魂的玉佩把玩着。“就像你说的,自从醒来未感觉到他们的气息。在一个,你没发现镇子早已没有黑雾缭绕了?他们离开此处,妖法自然会消失,足以说明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镇子。”

    童颜将抱在怀中,轻声的对雨诗说道。“她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晚上也偷偷哭。这样何时身体能好,不如刺激她一下,让她搞清楚,她这样堕落下去是没用的。”

    萤霜听闻赶紧提起影绣,快步来到雨诗门前。一脚踹开房门,萤霜看到眼前的景象瞬间愣住,只见雨诗和灵梦二人正坐在浴盆中嬉闹,依柳正漂浮在二人的浴盆边。

    晚饭后,依柳悄悄出现在萤霜身后。“萤霜公子,你没事吧?!”依柳看着萤霜微红的脸,微微的皱起眉头。

    萤枫摆了摆手。“你刚没听到吗?去救人啊!”说完拉着萤枫便消失在童颜眼前。

    萤枫二人也是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萤霜此时站起身走向后院。“依柳如何啦?”

    就在萤枫刚要说话时,昏迷的沐聆醒了过来,嘴里呼唤着“沐辰,沐辰……”

    萤霜来到后院,推开敲了敲灵梦的房门。并无人回应。就在这时,“啊!”雨诗房中传来一声惊呼。

    童颜看见萤霜脸上的巴掌印,一时没忍住笑出了,躲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越往村子里去,萧杀之气就越重。不多时,我和沐辰听到有女子哭泣。我和沐辰赶紧赶过去,不多时,在村子的最里出看见一处深坑,里面堆满活人。就在我和沐辰想将村民救出之时,我一下就被打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就看见沐辰满身是血的跪在我面前,不远处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伸着利爪向我冲了过来,一下就抓透了我的背,我一边护着沐辰,一边向村外跑去,骑上快马。赶紧回来。”

    见萤霜依旧不做声,又赶紧说道。“师兄是怕你担心我,以为没心没肺的笑笑能逗你开心,不再担心我!你放心,师兄这辈子都不会丢下你自己的。哪怕有一天,我真的出了意外。那还有萤烛,萤雪,萤……”

    雨诗走到灵梦跟前,拍了拍她的背,满眼心疼的轻声安慰着。

    雨诗听了灵梦的话,白了萤霜一眼。“好了,原谅你了。饿了,吃饭吧!”

    雨诗焦急的看了看哭泣的灵梦,赶紧将童颜拉到一边。“童颜姐,你干嘛啊?她的师弟刚死了没两天,你这样刺激她。”

    萤枫皱了皱眉头又接着说道。“后来,追逐了一会,我想到放弃。站在原地不再奔跑,我惊奇的发现那片幽兰居然离我越来越近。当它来到我面前时,我刚要伸手去触碰它,穿越它。身后就传来了你的声音。我转头望去,那片幽兰便光芒大作,我赶紧捂住双眼。”

    萤枫听了,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眼睛一转。“我什么时候醒的?!”

    萤霜赶紧凑到萤枫跟前。“舍弃?你又怎知道他们舍弃了这个镇子。”

    萤霜摇了摇头,苦笑着看着眼前的依柳。“我没事,倒是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影大听到此言,赶紧跪到地上。“恕属下无能,此次未能大人交代的任务。而且,十七也在战斗中身亡了!”

    萤枫看了一眼萤霜。“只是,他们如今为何又舍弃了这座城镇。”

    影大接着说道。“都怪属下无能,未能保护好十七。还请大人责罚。”

    二人来到外院,轻轻的扣开了灵梦的房门。只见灵梦正趴在床上大哭。

    萤枫听了点点头,嘱咐童颜好好照顾沐聆二人。自己则牵着萤霜快步跑到门外坐上马车。

    萤枫答应了一声,也迅速穿好衣服。两人来到镇外,找到马车,回头望了一眼镇子便扬长而去。

    萤枫喝了一口茶杯里的茶。“不知道啊!我和霜儿都昏迷了,他们也没想杀了我们,就是舍弃了镇子而已。”

    童颜还在与萤枫攀谈,只说了一句“哦!依柳和灵梦还有雨诗在房中呢!”

    禅啸皱了皱眉,冲着几人挥了挥手。“也罢!你们下去吧,好好养伤。”

    第二天天色刚亮,沐聆带着沐辰扣响了医馆的大门。“萤枫兄,萤枫兄,快开门!”

    萤枫睡眼惺忪的打开大门,就见沐聆拖着浑身是血的沐辰站在医馆门口,沐聆刚见到萤枫的那一刻也昏死了过去。

    随后萤枫又表情搞怪的学起了萤霜。“等我再次醒来就听见你在那边哭边说,师兄,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哈哈哈哈……”说完萤霜便哈哈大笑起来。

    随即学起萤霜的语气。”就在刚刚某人哭着说师兄,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害怕!的时候醒的啊!”

    萤霜满红耳赤的站起身,一把将手里的小棍子扔向萤枫。“我……我就知道你是装的!想看我的笑话,你何时变得这样无聊!!”

    童颜焦急的问到。“你们去干嘛啊?”

    “啊!!!”在医馆内的萤枫和童颜二人听得惨叫,赶紧也跑到外院。

    晚饭时,雨诗一边用筷子扎着碗里的米饭,一边恶狠狠的盯着低头吃饭的萤霜。

    同日,焚魂大殿。

    影十七剩余几人站在大殿之上,禅啸背对着几人。“若离,此事办的怎么样啊?”

    随后话锋一转。“话说这焚魂十七影将我们打晕,又没取我们性命?在醒过来这些时间也再没有感受到他们的气息?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

    萤霜双眼温柔的盯着眼前笑意盈盈的依柳,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谢谢你,依柳。”

    萤枫坐在地上一把接住萤霜扔过来的小棍子,表情瞬间严肃起来。“我一度也以为我死了,我在昏迷的时候感觉自己一直处于一片黑暗,我被囚禁在其中,不能动弹不能发出声音。不知过了多久,我在黑暗中突然看见一片幽兰,身体也能动了,我以为那片幽兰是出口,我拼命的向着它奔跑,可是我发现我越是奔跑,它就离我越来越远。”

    灵梦赶紧摆了摆手。“没事的,萤枫道长。我只是刚刚不小心扯到了伤口,有点疼,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休息一下。”

    依柳听了萤霜的话,回过头发现萤霜正盯着自己,脸瞬间红到了脖子,一时间手足无措。“公子说的什么话?要谢也应该是我谢公子你啊,要不是你替我杀了那群恶霸,我想我至今还魂游在那柳树边。”

    萤枫看着眼前低头不语的萤霜。“霜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萤霜点了点头,快速穿好烤干的衣服。看了看门外。“正好雨停了,我们赶紧回医馆吧!免得他们惦念。”

    沐聆瞬间泪流满面。“萤枫兄,不用管我,你告诉童大夫沐辰伤的好重你一定要救救他!”

    萤枫赶紧来到沐聆身旁。“沐聆兄,你别乱动。没事的,沐辰在那边。”

    汤浅州医馆

    萤霜在一旁皱了皱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辰怎么会伤的那么重?!”

    萤霜满脸疑惑的盯着萤枫。“只是?只是什么?”

    萤枫一把拉住雨诗扬起的手。“雨诗姑娘,我相信师弟不是那样的人,他应该是怕你们两个遇到危险,才出此下策,还请两位姑娘莫要见怪。”说着向雨诗二人施了一礼。

    只见雨诗与灵梦二人头发湿漉漉的裹着浴袍站在门口,萤霜背对着萤枫二人低头站在灵梦二人跟前。

    萤霜依旧低头不语,此时雨诗站了出来,冲着萤霜说道“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啊?”

    萤霜眼里闪过一抹失望,满脸哀愁的望着萤枫。“果真有那么好笑吗?”说完便坐在地上一言不发,继续烤火。

    萤枫见说错了话,赶紧说道。“灵梦姑娘,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要勾起你这些伤心回忆的!”

    萤枫赶紧跑到萤霜身边,拍了拍萤霜。“霜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萤霜听到这,立马打断了萤枫。“行了,别说了。我信你!”

    萤枫见此,赶紧挪到萤霜身边。伸出三个手指头。“师兄发誓,绝对不是因为好笑才笑的。”

    雨诗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这么说是不是太过分了?”

    然后赶紧背过身去。“萤霜公子,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说完赶紧穿墙而出。

    童颜一脸不解。“又不杀你们,又舍弃了镇子。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武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

星月沉

夏与七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