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望烟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样的想法,梅桓之前也有过,对南盛的各种不信任。

    他是个坐不住的性子,总想着出去看看,也惦记着青虎帮的那群人。现在周礼打理着那边,也不知道那群散漫惯了的沙匪,会不会听从一个读书人话。

    梅桓垂眸看着文书,点点头:“好。”

    可就是那女子一声声的呼唤,一次又一次把他从黄泉路上叫回来。

    一瞬间,梅桓只觉得脑中懵木,久久没转过来。

    暗处,梅桓摇摇头,心里笑自己在瞎想什么?赐婚,宋家作为臣子能拒绝吗?

    宋锦瑶上下打量梅桓,显然是不信:“我还以为你现在养好,就不想听我的话了。”

    “咦,”宋锦瑶惊奇一声,“你怎么这么好奇?”

    宋锦瑶先是一愣,被少年眼中清澈的光吸引,随后伸手过去接过:“孩子大了就是懂事,真乖。”

    梅桓也不急,捞起一本文书便打开来看:“其实就像爹您一样,带着自己的宋家军,熟悉他们的秉性。同样,我也熟悉青虎帮。不是怀疑军师的能力,只是有些人骨子里肯定抗拒。”

    宋锦瑶笑出声来,眉眼弯弯:“你以为是挑美人呢?这瓜分明都是一样的。”

    梅桓干脆又坐回檐下的竹椅上,脸色不觉柔和下来:“我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养成废人。”

    “真的?”宋锦瑶身子前倾凑过去看,结果那块瓜送到了她眼前。

    边城的夜晚很宁静,不同于拥挤的京城,这里有最空阔的夜空,仿佛一伸手就能从天幕中摘下一颗金星。

    那座荒废多年的晋安候府一直被人说是不祥之地,居然真的有人愿意搬进去,还是晏帝宠信的娄侍郎。

    宋锦瑶抬头,微风吹开额前的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听说晏帝有意将运河南扩,会派一名官员前去督办,大哥作为武将便帮着辅助。”

    经过半年的整顿,青虎帮所有人都安排妥当,各自有了去处。

    梅桓扯扯嘴角,背在身后的手攥紧:“可他年纪轻轻就中了探花,学问应当不错,人应该也好。”

    还记得刚被救回铜门关时, 他已经没了知觉。每日躺在马车上,身旁是宋锦瑶一直拉着他的手,唤他的名字, 告诉他快到家了。

    “这样啊?”梅桓点头。

    “我只是随便问问,不说话你又说我躲你。”梅桓迈步往前走去。

    梅桓赶紧起身迎到院中:“娘总是太仔细,怕是把我当成娇弱姑娘养了?”

    边上的母女俩还在继续说着,看着她们嘴巴一张一合,可是话语完全听不见。

    “是,”梅桓站在桌案前,清瘦的少年身姿笔直,“我的伤已经养好,想回去处理青虎帮的事。”

    “这是喜事。”梅桓嘴唇蠕动两下,只觉得身上越来越凉,像当日被黑蛇咬上那般,每一处都难受,偏又无法可解。

    很快,宋锦瑶从后面追上来,直接站到梅桓面前:“你跑什么?我怎么觉得你在躲我?”

    宋锦瑶快跑两步追上去,笑着道:“我还是觉得马背上驰骋的男儿更好,像阿爹,大哥和你这样。”

    从宋衡的书房出来,门刚关紧,就听见里面一声长叹,抱怨着那些文书烦死人。

    “大哥刚从外面带回来的,娘体弱不敢吃凉,就便宜你了。”宋锦瑶将西瓜放在桌上,摸出匕首直接开成两半,手法利索。

    梅桓点头,看着那本文书:“中书侍郎,他要查长生药?在关外听我的先生提过他,说是多少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阿桓!”黑暗中传来女子清澈的声音。

    她是说他比那林家世子更好吗?

    宋锦瑶叹一声气,摇摇头:“谁知道?指不定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纨绔草包。”

    梅桓一笑,这个家里所有人都那么好,看着他们过得好也就知足,有些事情藏在心里也就罢了。

    因此这种话宋衡往后再不敢说。

    一旁,梅桓有些猜不透,眼睛看去宋锦瑶:“什么赐婚?”

    宋衡瞅着梅桓,两年多不见,孩子早就长大,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郎。除了心中有一种莫名自豪感,还有隐隐的遗憾。

    “滑头。”宋夫人被逗笑,转而走进檐下,也在桌前坐了下来。

    宋衡平时看着是粗粗拉拉的糙汉子,但是有些事情上很细心,也能听进话去,当下觉得梅桓说的有些道理。

    那些愿意从军的,被规划进宋家军,这件事宋衡上报了晏帝,晏帝大笔一挥,当下便订了此事。西陲安定,帝王自然乐见其成。

    为了等他回头,她早前在不少地方都安置了人,因此他才得以被紧急救治,保住这条命。

    梅桓将文书放下,步子往后一退:“爹不是讲过,男儿该多出去历练。”

    “南方?”梅桓念着两个字,“宋家军一直驻守西北,是干旱之地,为何要去南方?”

    无尽的黑暗中, 梅桓是想过放弃的,已经多活了十年, 或许可以真的放开,去找父母兄长地下团聚。

    “这瓜不错,”梅桓探过身去,瞅着桌上的一块块西瓜,“让我看看哪一块是最甜的?”

    想着晋安候夫妇惨死,至今背着谋逆的污名。这些年来,宋衡不是没查过,可是每次到了底就是写无名小卒,根本挖不倒最深处的幕后之手。

    他像被冰封在了这一处,无法动弹,虽然外面是一年中最热的七月……

    梅桓压下笑意,又道:“少不了他们的,筹谋国家,造福民生,各项精细营生必得他们来做。”

    “我说过?”宋衡心里一苦,这话当年梅桓离开铜门关时他的确说过,可是后来宋夫人死活让他把梅桓找回来。

    “那倒是,”宋衡探身将那文书捡起,捏在手里,“刚及弱冠便已是二品大员,你见着哪个能做到?不过文官自来和咱武将不对付,咱们在外面拼杀守国门,他们在朝堂上吵成一锅粥。”

    是啊,林家那种门第深如潭,嫁进去便是一辈子锁在后院,整天一群女人彼此算计,再不能跃上马背驰骋天地间。没了自由自在,一日日磋磨着过日子。

    宋锦瑶脸上笑意淡了,对于手里的瓜也没了吃的兴致:“所以圣上都不问人愿不愿意,就轻易定下?”

    人人都说江南女子婉约温顺,可是有时候实在倔强,他那女儿也随了这点儿。

    宋衡从军营中回来,高大的身躯往太师椅上一坐,一双浓眉皱起:“出关?”

    宋衡不屑的冷哼一声,嘴里顺带送出一句“一群草包。”

    “真乖?”梅桓笑意一僵,不觉后牙根一咬,“我早就不是孩子了。”

    院门吱呀一声响,一个纤瘦身影进到院子里,一步步的像芙蕖轻摇。

    一句话,没有宋锦瑶,便没有他梅桓。

    后面的日子,梅桓基本留在军营中,也就是宋夫人叫他时才会回宋家。

    一提南下,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目光也就从梅桓身上移开,看着桌上的一封信,来自京城的中书侍郎娄诏。

    铜门关的夏日实在炎热, 白花花的日头炙烤,热的人脑仁疼。所幸,这里没有南方那么多的水汽, 只是单纯晒得慌,并没有置身蒸笼的闷热。

    宋夫人笑笑,接过话来:“去年冬,圣上为阿瑶指了一门亲事,是京城定国公府林家的世子。你们爹说这事不好再拖,决定明年回京一趟。”

    三人一起围在桌前,宋夫人看着两个孩子,脸上甚是欣慰。到底表姐的孩子,她给保住了。

    还记得宋锦瑶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对着梅桓大声喊:“阿桓,早些归来。”

    “去南方?”宋衡双手搭上椅扶手,奇怪的看着梅桓,“怎么觉得你不想留在这个家,不是去青虎帮,就是南下?”

    “爹,大哥去南方能不能带上我?”梅桓问。

    尽管对南盛皇家依旧怨恨,但是梅桓心里明白,晏帝算起来也是一位明君,比之前的惠帝强出许多,至少关心民生。

    女子性子爽朗,说话做事直接,分明是一副江南女子的婉约面容,偏偏有时候比谁都固执,凶起来更是会直接上手。

    梅桓双手送瓜,嘴角微微笑着:“最好的当然要给你。”

    想想那些散漫惯了的沙匪,一时之间肯否听从招安管理?总有人会心存疑虑,怕被官兵诓骗。离了大漠,他们可不就是待宰羔羊。

    后来,梅桓想明白,他愿意回来是因为不想见她伤心哭泣。她陪他跑遍了整座大漠,不离不弃, 他又怎能让她伤心?

    “你看什么?不认识你阿姐了?”宋锦瑶抬脸就瞪了一眼,随后刀子当啷一声扔在桌上。

    从死城回来之后,梅桓已经修养了两个月, 胸口的伤总算养好。

    可是他没有,牵扯的东西太多了,一步走错所有人陪葬,他已经不是青虎帮的小五爷,他是宋家的养子梅桓……

    “这件事先前不是说好了?先摸查他们的出身,军师亲自过去,以后会安置他们,你有什么可担心?”宋衡手指敲着桌子,烦躁的看着一桌文书。

    “还不急,皇上也没定下,只是送个信儿来。”宋衡收起思绪道了声。

    梅桓让人冲了温茶给宋夫人,“阿姐说大哥明年可能回去南方?”

    “是吗?”梅桓停下步子。

    “还没定下,就是宫里传了话过来,说是先准备着。”宋夫人抿了口茶,随后笑着看看宋锦瑶,“明年呐,还有一件大事,到时候咱全家都要回京城。”

    “我?”梅桓看着投在地上的影子,脑海中闪现出宋锦瑶的笑脸。

    梅桓身子坐正,看去垂首切瓜的宋锦瑶。

    因此梅桓几次提出要回青虎帮,想让宋衡答应。恰巧一队沙匪从帮中逃出,梅桓熟悉他们的行踪,宋衡这才让他带人出了铜门关。

    不愿从军的,是那些早前被逼迫的平民,便跟着周礼留在洛凌山,开荒种地,建设自己的新家园。早先那些被买回来的女子,也俱是选了踏实的男人

    来人正是宋夫人,脸上惯常的温柔:“阿桓少吃两块,瓜的凉性大容易坏肚子。”

    梅桓收回视线,暗笑一声,果然宋锦瑶的娇美只是表面:“我看大哥最近都在忙,特别挑出一支队伍,要做什么?”

    要是她安静的时候,又让人觉的那样美好,愿意付出一切守护她。

    赐婚,是说宋锦瑶已经定了人家,明年回京成嫁人?

    他是武将,纵横疆场他拿手,可是处理这些文书就很头疼,关键他把自己的军师赶去了青虎帮。

    心底明白他或许是在躲一个人,因为知道心里已经喜欢上,可是又没办法,这种危险的想法会害了每一个人。

    让宋越泽去南方,多是两方面的考虑。一来是晏帝极其信任宋家,二来那要派去的官员想必不是一般人。

    “没有。”梅桓想也没想。

    “你这孩子别乱说,赐婚那是……”宋夫人放下茶盏,声音轻了些许,“到底是对咱宋家的恩宠。”

    “这事儿我再想想,你知道夫人她那边不想让你再离开。”宋衡身子往后一倚,毕竟自己夫人的脾气他知道。

    宋锦瑶坐去对面美人靠,低头用帕子擦手:“可能明年会去一趟南方。”

    西瓜正好熟透,红红的瓜瓤饱含汁水,散发出淡淡的果香。

    “不对,能看出来的。”梅桓从中拿起一块瓜,托在自己掌心,“这块最好,整片瓜心在上面,必是最甜的。”

    前面小径上有人走来,梅桓赶紧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

    梅桓回头,心中五味杂陈,有那么一瞬他想打马回去,对她说带她走。

    他从没想过会成家娶亲,而且他也不信会有女子比自己的阿姐更好。

    “阿姐,”梅桓小心翼翼的眼神藏在夜色里,试探着问,“林家的那世子是什么样的人?”

    “别想了,娘不会让你出去的。”宋锦瑶走进院子, 怀里抱着一颗西瓜。

    “对了,你大哥的亲事已经定下,阿瑶也会明年进京议亲。你娘的意思,想给你寻一门亲事,咱也不急着成亲,就先定下。”宋衡道。

    光线明亮,那瓜的红色实在好看,颗颗黑子分明。像是红玛瑙,又像父亲送给母亲的红珊瑚串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