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孟潺嗯了一声。

    “进去吧哥哥。”虞知颐拉着孟潺的手想进去。

    路黎看见了他的眼神转换,更气了,现在人又多,他也不好做什么,只好咬着牙,憋屈而阴狠的剜了孟潺一眼,走了。

    虞知颐没有说话,带他去了店里,店面不大,打扫的很干净,看起来很温馨。

    他能说什么。

    “你很冷吗?”孟潺已经脱去了外面的大衣。

    他生的好看,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但他全无所觉,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神色平静淡漠,仿佛对身边一切都无所谓 。

    最近一段时间虞知颐经常来找孟潺吃饭,孟潺劝说无果,由最初的排斥到现在的无所谓,关系表面看起来好像又近了一步。

    冰冷冰冷的。

    但因为位置太偏,且店主开业时间不定,孟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很少人知道他喜欢这家店。

    “昂。”虞知颐说。

    “……”

    虞知颐哦了一声,收回手乖乖开车。

    说完就没理路黎,只拍了拍孟潺,“那我走了哦,孟哥。”他贱兮兮的笑了一下,“祝你和小学弟感情愉快。”

    孟潺看着外面的风景,越看越熟悉。

    白子言啧啧着,“孟哥,你两说没关系我是不信的,瞅瞅他每天这执着样,对你是真心啊。”

    肤色极白,墨发红唇,垂着眼,恹恹地发着呆。

    两人都没有说话,车上只有轻缓的古典音乐,气氛安静而和谐。

    知道虞知颐下车带他拐了好几个弯,走到一条老街,两人停在一处装潢古雅简单的的小店。

    “在学校吃不就行了。”孟潺随口一说。

    孟潺无奈坐上了虞知颐的车。没坐多久,孟潺就热出一身汗,车上空调开的太高了。

    孟潺越来越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虞知颐穿着长款黑色羽绒服,他极其怕冷,下巴缩在高领毛衣里。

    大娘语气熟稔,看起来对他们两很熟,好像两人经常来似的,让大娘记忆深刻

    路黎脸上依旧挂着伤,手缠着绷带,他恨恨的目光在孟潺和虞知颐身上打着转,越看越怒,拉着白子言就想走,白子言躲了一下,“路哥,我今晚不和你一起吃了,我要回家一趟。”

    虞知颐啊了一声,慌慌然地问“哥哥是觉得热吗?我可以把温度调低一点。”他说着就想去调温度。

    孟潺用手拦住虞知颐调温度的手,说:“别了,就这样。”

    孟潺下完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一出门便看到虞知颐。

    他懒散的靠在旁边的饮料自卖柜上,双手插在羽绒服兜里,头发有些长了,随意的散在肩膀上。

    “你忘了吗哥哥,你带我来吃过呀。”虞知颐回答的很坦然。

    “哥哥,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虞知颐走在他旁边,和他肩膀并着肩膀。

    孟潺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虞知颐的手背。

    两人找了一处位置坐下,虞知颐有轻微的洁癖,把桌子和凳子都擦了一遍,才坐下来回答孟潺的问题。

    孟潺听的直皱眉,“我带你来吃过?”

    “总是在学校吃多没意思。”虞知颐怕他拒绝,先斩后奏,“反正我们今天出去吃,我去开车,你不能拒绝。”

    叶子枯黄,温度骤降,兰青市气候偏凉,十二月份的天气已经冷的直打哆嗦。m.sanguwu.com

    他有点惊讶,不明白虞知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孟潺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虞知颐时常在外面等孟潺了,现在的学生思想开放,对于同性恋都看的开,对于两人的关系大家都有底,不过都没说出来。

    虞知颐抬头,看见孟潺出来,朝他弯起眉眼,视线又瞥到路黎,眸色一寒。

    虞知颐高兴地抿了抿唇,“今天我们出去吃吧。”

    白子言话刚说完,就听旁边的人嗤笑了一声,是路黎。

    店里人少,老板是个面相和蔼的大娘,她走过来接待客人,看清了两人的容貌,笑呵呵地开口“是你们两个小伙子啊,好久没来了吧。”

    “滚你的。”孟潺拍开了白子言的手。

    孟潺还没说什么,虞知颐已经跑走了。

    孟潺可不记得自己带他来吃过,这家小店位置很偏,离学校有点距离。孟潺以前无意中发现了这家小店,因为店主很像自己的外婆,而且做面手艺也很像,他时常会一个人挑个时间来光顾。

    虞知颐眼神阴阴郁郁地扫了路黎一眼,很快恢复了明媚的眼神,他走近了孟潺。

    仿佛车上的空调都是摆设。

    孟潺心知他和虞知颐这诡异的关系已经解释不清,都已经无力去解释了。

    孟潺看着上面的“面生”两字招牌,偏头问“你也知道这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