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路黎根本就撬不动这块冰。

    啧。

    其实孟潺的手也白,但他是属于健康的白,而虞知颐的白是带着常年不见阳光的惨白,就有了对比。

    不知梦到了什么,眉头紧紧的皱着。

    他的视线细致的描过孟潺英俊的面孔,锋利突出的喉结,修长的脖颈,最后移到孟潺的手。

    毕竟他记得孟潺和虞知颐两人从来没见过面。

    虞知颐从刚刚噩梦里回过神,煞白煞白的一张脸描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与身边来来往往结伴的同学彻底割裂开来。

    但他也不能把虞知颐狠狠的揍一顿,暴力威胁他别来缠着自己。

    他忍不住看了旁边的虞知颐。

    想到那天晚上的事,虞知颐的耳垂微微泛着红,连带着净白的一张脸都透着一丝羞涩的红晕。

    倒也不是害怕,孟潺只是单纯的觉得很烦,很麻烦,他实在懒的去为了这些事耗费精力。

    卷翘浓密的睫毛平铺着,在眼睑下方落着一片阴翳,红润的唇微微张着,五官浓墨重彩,一副画似的。

    卫蓝走后,耳边终于清净了。

    仿佛他这里永远都是阴郁横生的维

    孟潺刚好瞥见他脸红的模样,漫不经心的问“你很热?”

    头疼。

    孟潺见人醒了,也就没管他,自顾自的走了。

    这小子脑子到底什么毛病。

    两个人来的太晚,便坐在了后面一排。www.liulanwu.com

    卫蓝没收到消息,下课的时候趁女朋友上厕所,坐到了孟潺身边,“兄弟,什么情况啊这是?”

    他的手很大,手背青筋横立,不深不浅,是一种介于美感与力量感的程度,手指瘦长骨立,指骨关节微凸,是一双很有力量感的手。

    孟潺没法把其中的复杂告诉卫蓝,只随便敷衍着“恰巧遇到了。”

    虞知颐缓慢的睁开了眼,眼神迷迷茫茫的,带着刚刚睡醒的雾蒙蒙感,他胡乱的撩了撩头发,面无表情的发了会儿呆。

    阴沉冷漠,和孟潺的冷漠不同,虞知颐的冷漠是一种介于死气与空洞的冷。

    孟潺也就随意一问,并没有什么想和他说话的欲望,便转过了头。

    孟潺按住人的后颈,强硬的将他脑袋往另外一边转去,省的他用那双要吃人的眼神盯着他瞧。

    孟潺没回。

    虞知颐莫名想到了那天晚上,自己的手与他的手十指相扣,灼热的温度互相烫染在对方手心,偶尔愉悦到极致的时候,手背青筋暴起,手指暴力的抓着他的头发,头皮被拉扯的痛楚是欲望的催化剂,让虞知颐更为疯狂。

    话是这么说,可快临近结束的时候,见虞知颐还在睡,孟潺屈起手指敲了敲桌子。

    虞知颐抿着唇,艰难的在他手劲下把脸转过来,睁着圆润而无辜的眼,用眼神示意他会听话。

    按照路黎那自大自尊的脾气,孟潺都能想象到以后路黎会给他什么脸色。

    他指了指睡觉的虞知颐,小声说“这不那谁吗?”

    虞知颐一半脸埋在胳膊里,只露出精致秀气的眉眼,闻言小幅度的摇着头,乖的不行。

    孟潺余光扫了一眼虞知颐的小动作,心里不觉好笑。

    虞知颐不满,想转过来,孟潺低声警告他,“别烦,安静点。”

    卫蓝显然不信,还想再问,孟潺抬了下巴,“你女朋友叫你呢。”

    卫蓝也知道虞知颐,之前路黎让自己帮它打听过。在卫蓝眼里,这学弟生的是十分漂亮,可惜沉默寡言的,半天也不说一句话,也没什么朋友,更不喜欢和任何人有来往。

    虞知颐的手背看起来有点像女孩子,手指细细长长,白白净净的,青筋不太明显。两人一对比,肤色差就出来了。

    干脆就这么睡死算了。

    虞知颐不满自己的手,撇了撇嘴,手微动,想去握孟潺的手,还没碰到,他的手就移开了。

    虞知颐的害羞劲儿过了,开始不安分了起来。他伸出自己的手,放在桌子上和孟潺对比。

    卫蓝就没见过他和谁有过来往,因此当他看到他和孟潺一起进来,还坐在了一起,多少有点惊讶。

    孟潺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喜欢动手的人。

    幼稚。

    中途休息的时候,孟潺看了会手机,卫蓝给他发了信息,问他怎么会和虞知颐进来。

    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

    孟潺对他很头疼,按照目前的情况,过不了多久,路黎也该知道了。

    虞知颐大概对这节课不太感兴趣,老师还没将几分钟,他就已经趴在桌子上,清凌凌的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孟潺看。

    “起来。”

    虞知颐说到做到,果然安分了 ,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孟潺,什么也没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