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的脸色一变。

    “你在做什么?”

    他对痛苦已经麻痹,被人揍的时候也只是沉默着一张伤痕遍布的脸,双眼无神的盯着窗户外的梧桐树。

    就好像是因为心虚,而极力的否认某件事。

    “哥哥,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吧。”他问。

    虞知颐呼吸不过来,眼神麻木而空洞。

    高中的记忆太不堪,虞知颐不想孟潺记得高中狼狈可怜的他,没必要。

    虞知颐像坏掉了的木偶,直怔怔的盯着男生瞧,神情呆傻傻的。

    沾染着血的手,一双又一双,苍白扭曲,都想去拉他,带他去没有痛苦的乌托邦。

    夜晚,废楼,温度燥热。

    梧桐树也是黑色的。

    虞知颐生怕他再问,用吃饱了岔开了话题。

    他会不会生气自己的暴力,会对此厌恶他吗?

    如今自己把路黎揍了一顿,那么身为路黎舍友和兄弟的孟潺会不会生气。

    路黎一伙人把他堵在学校的废弃楼里,虞知颐被他们拳打脚踢,揪着头发把脸往地上摩擦。

    在极致的痛苦里,视线里的梧桐树开始扭曲成怪诞的黑影,他艰难的爬了起来,慢慢走出了废楼。

    而孟潺心里正疑惑着自己似乎没说是高中,这小子怎么答的这么快。

    两人离开了甜品店。

    精神上的痛苦与肉.体上的痛苦并生,他原本缓慢的呼吸渐渐逼仄,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们现在是恋人,虞知颐要把最完美的形象传给他。

    孟潺往手机看了一眼,刚要接,路黎就挂了,他皱了下眉,不知道路黎搞什么鬼。

    所有的都是黑色的。

    因为孟潺或许不认识他。

    事实上,他很久没说话了,也害怕和人说话。

    神情阴郁,语调却是不安的。

    他的双脚慢慢的踏出了天台。

    虞知颐害怕孟潺生气,害怕孟潺不站在他这边,因此而惶恐。

    他和孟潺第一次见面,是在他高一的一个夏天。

    孟潺没回答。

    在坠入之际,他被一双手拽了回去。

    在去学校的路上,孟潺的手机响了,虞知颐随意看了一眼,发现是路黎打来的。

    孟潺见他跟木头似的,叼着烟笑了一声,他恶劣的向他吐了一口烟圈,“想抽?”

    但这份认识是单方面的。

    路黎一伙人打完离开了以后,虞知颐瘫在地上,眼神木木的瞧着天花板,废楼里的寂静是压抑的钝刀,在虞知颐的神经上一点一点的磨。

    虞知颐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的男生,说不出话来。

    他想哭,但流不出眼泪。

    他能感受到风。

    外面的天空是黑色的。

    虞知颐说了谎,他和孟潺是认识的。www.aihaowenxue.com

    虞知颐一把攥住了孟潺的手腕,眼神是一股近乎于病态的偏执。

    他站在天台上,往下是空荡荡,他灰暗的视线里冒出了许许多多的手。

    男生见他不说话,啧了一声,靠在天台上抽出了一支烟,咬进嘴里。

    虞知颐盯了他七分钟。

    他后知后觉感到痛苦。

    两人诡异的站在一起,共处了七分钟。

    虞

    那是他和孟潺的第一次见面,那短暂的七分钟是他第一次记住一个人的时间。

    离开之际,孟潺胡乱的捋了一把虞知颐过于长的头发,嗓音淡而漫不经心。

    来人穿着一身校服,五官落拓而冷漠,嗓音也是冷漠的。

    “你什么表情?”孟潺说。

    高中的虞知颐 ,阴沉弱小,卑劣扭曲,是一副讨人厌的模样,他不想孟潺记得这样的他,他不要做高中的虞知颐。

    “别犯傻。”

    孟潺的笑容很短暂,很快就收了,之后就没管他,自己自顾自的抽着烟。

    虞知颐眨眨眼睛,缓慢的摇了摇头。

    他要做一个完美而合格的恋人,陪在孟潺身边,他是能配的上孟潺的。

    随意一偏头,就看到虞知颐变的苍白的面容。

    入目皆是窒息的黑色。

    虞知颐后知后觉自己打了什么人,莫名的惶恐爬上脸庞,这种惶恐并非是对路黎的,而是他记得孟潺和路黎的关系。

    虞知颐是害怕痛苦的。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了天台。

    那时候的虞知颐瘦小孱弱,个子比同龄人都矮了一大截,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眉眼,极度害怕见人,恨不得一天到晚缩在角落里暗暗腐烂。

    他的喉咙像是被年久的痛楚侵蚀,不太会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