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书易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絮*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哥哥,我现在很害怕。”虞知颐将头抵在孟潺的后背,不安的蹭啊蹭,嗓音带着点颤,“你陪陪我,可以吗?哥哥。”

    “哥哥不问我为什么讨厌他吗?”虞知颐说。

    因此路黎被打,他也没什么波澜,只是有点好奇,路黎是做了什么,能让只会撒娇爱哭的虞知颐发动这么大的暴怒。

    孟潺也不能避免,看着虞知颐如此依赖自己,眼神裹着某种深深的期待的模样,像是受了委屈的猫咪,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扒拉着自己,睁着圆润的眼,期望让自己多陪陪他。

    可虞知颐的黏劲儿还没过,拽着孟潺的衣服下摆,期期艾艾地说“我不想待在学校,哥哥,我想吃蛋糕。”

    “

    孟潺冷漠地想。

    清理完手,孟潺让虞知颐回去。www.wuyoushuyuan.com

    他虽然清瘦,却很有戾气。

    路黎总是给他一种不怀好意,虚伪做作的既视感,孟潺不太喜欢。

    孟潺直截了当的给了他答案,眼神锐利而平静,“虞知颐,你什么时候才能相信。”

    虞知颐生怕他拒绝似的,拽紧了他的衣服,“哥哥,别拒绝我,你以前也带我去吃过的。”

    孟潺没说话。

    孟潺看着眼前吃着蛋糕的虞知颐,不敢相信自己真陪他来了,他怀疑自己脑子和虞知颐一样出了问题。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孟潺正百无聊赖地欣赏着,手机有消息传来。是白子言发给他的,大概就是路黎的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指骨轻微骨裂,总体说来,并没有多重的伤。

    孟潺对路黎无感,即使是相处了这么久,路黎对他依旧是无所谓的存在。

    但虞知颐喊出来的“哥哥”格外的黏糊,像是在蜜糖里滚过一圈,又在棉花糖里染了一层,又甜又黏,绵绵软软的。

    其实孟潺是想说,你的脑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但每次一问这种话,虞知颐无一例外都会哭。

    “嗯。”虞知颐面无表情的垂着眼皮,手指抹去了溅落在手背上的汁液,冷冷地说“很讨厌。”

    朋友称不上,顶多就是个舍友。

    虞知颐眼尾可怜巴巴的垂着,“不行吗?你作为我男朋友,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吗?”

    他的表情浮现着一丝不理解的茫然,微微蹙眉,很不开心,很难过,又很惘然。

    孟潺微微挑起了一侧眉,没说什么。主角受和主角攻的纠葛他没兴趣知道。

    孟潺喝了一口饮料,表情很淡,肩膀微垂着,显出几分散漫的冷峻,语气平静“那是你自己的事。”

    虞知颐的吃相很斯文,一小口一小口的,颇有种优雅小公子的吃法。他的眼尾还泛着未褪去的红,缀在欺雪的皮肤上,优雅而漂亮,挺赏心悦目。

    “你很讨厌路黎?”孟潺单手打开了饮料的易拉罐,随口一问。

    他很害怕别人说他有病这一点。

    *

    面对孟潺否定的话,虞知颐已经不是第一次无措的虞知颐了,他叹了口气,用很正常的语调回他“哥哥,你又在骗我了。”

    他倒没多饿,也对这种甜腻腻的甜品不感兴趣,姿态懒散的靠坐在位置上,懒洋洋的欣赏着虞知颐的吃相。

    虞知颐软着嗓音对他诉求自己的要求,给了孟潺一种“哦,他在依赖我”的觉感。

    但在此时此刻,因为虞知颐哭泣的脸庞,孟潺自动弱化了他身上隐藏的力量,不由自主的把他规划到小可怜的形象。

    “为什么呢?”

    孟潺是冷淡成性,但不是石头成精,他的心底也有属于男人的特性,就是对撒娇的美人没有抵抗力。

    “因为我不是你男朋友。”

    “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孟潺拒绝的话莫名卡在了嘴里。

    弱小可怜无助,又漂亮的美人依赖自己,求助自己,似乎每个直男都无法抗拒,心底的保护欲也大幅度提升。

    听起来总是有一种撒娇的意味,很勾人。

    孟潺:“……“

    现在是吃饭时间,这间甜品店人挺多,孟潺和虞知颐挑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依赖“这种情绪带着不明显的脆弱,把虞知颐降落到“弱者”“需要被保护”的位置,虽然虞知颐本身其实并不需要被保护。

    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他整无语了。

    虞知颐用叉子叉了一块草莓,闻言动作一顿,叉子直直的叉进了果肉里,草莓迸出几滴鲜红的汁液。

    孟潺不是没被人叫过哥哥,原主有个妹妹,也经常叫他哥哥来着,孟潺倒也没什么感觉。

    “明明我们是恋人。可你好像总是在推开我。”

    虞知颐被这句话戳中了难过的点,不开心的嘟囔着“哥哥怎么总是这样说话,好冷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书易小说网